班主管称因其写纸条骂老师,网络好友热议660.bet

660.bet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660.bet 1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

“我家孩子上初三了,因学习成绩不好,老师把孩子劝回家不让上课,从今年3月份停课,还劝孩子上技校,全班50多名学生,现在还剩下30多名参加中考……”亚心网3月22日发表了《初三女生不堪压力跳下五楼》的报道后,有不少家长打电话反映自己的孩子“因为孩子学习成绩差,而被老师劝退”,对于校方的行为,很多家长表示“不能理解”。针对新疆乌鲁木齐市部分学校的此类做法,新疆乌鲁木齐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严禁各学校老师把学习问题生、学习困难生排除在中考外,不得剥夺学生参加中考的权利。(3月23日亚心网)

  • 让孩子自己关了电视去读书并不难
  • 中考家长如何应对这四种状态的考生
  • 家长必读:决定孩子成功的因素是什么
  • 小升初必读:校园开放日到底该看些什么
  • 爸妈微问答栏目 对话育英学校校长于会祥
  • 非京籍学生能否进北京优质国际学校
  • 中学师生互殴:学生骂“滚”老师失控(图)
  • 教子心得:父母的唠叨是教育的“毒药”
  • 蓝皮书:贫困地区小学生心理健康堪忧
  • 中小学入学:九年一贯制是未来方向
  • 爸妈微问答栏目 对话育英学校校长于会祥
  • 非京籍学生能否进北京优质国际学校

近几年,社会上的一些急功近利的歪风邪气刮进了校园,使得原本纯净的校园也染上了势利的“尘埃”。

据河南商报报道,郑州一名初二学生在日记中写了几名骂老师的话,被同学发现向老师告发,随后学校就将他劝退了。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只是没人想到会严重到劝退的程度,学校对自己学生之简单粗暴,燃点之低让人吃惊。

最近,郑州市上街区的郑女士遇到了烦心事儿:学校将其女儿劝退。她说,劝退的原因是,女儿在日记中写了辱骂老师的话,后来被同班同学告发。

每到中考前夕,不少学校都会对所谓的差生进行劝退。劝退差生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提高升学率。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主要原因是,升学率关乎学校的名誉、名气及在学生和家长心目中的地位,进而关系它今后能否招到更多、更好的学生;另外,从个人利益角度看,目前很多中学都不同程度地将升学率与教师收入挂钩。在学校名声和个人利益的双重驱使下,学校和教师便不约而同地将成绩较差的学生,视为提高升学率的最大障碍。

教育的责任是教育,不是惩罚,这种道理大概已经说滥了,正因为他们都不成熟,我们才需要用教育去帮助他们。哪个人的成长之路不是磕磕绊绊的,如果一个个尽善尽美、无忧无虑的,那就不需要教育了。面对学生的不断犯错,不断地纠正,不断地引导,这不正是教育的常态吗?企图用高压政策来消灭这种常态本质上是违背社会规律的。

但班主任老师说,辱骂老师的话是写在纸条上而非日记中,且事情发生后家长[微博]并没有道歉。

初中生毕竟还是未成年的孩子,来学校是为了接受教育,不是来做学校谋利的工具——能为学校脸上贴金的,就可以参加中考;不能贴金甚至抹灰的,就赶紧背书包走人。

如果惩罚能解决问题,那么学校里更多的应该是穿制服的人而不是老师。我们这个社会也就不需要那么多学校了。教育里当然也有惩罚,但那是教育的一种辅助手段,而不是犯点错误就恶语相加,觉得事态严重就开除了之,这恰恰是放弃了自己的责任。

双方争执不下,学生目前已转到别的学校借读,上街区教体局已经介入调查。

历经9年“寒窗”的学生,在中考前夕被拒之门外,无疑是现行教育体制下学校为追求升学率而结出的“恶果”。学校劝退差生放弃中考,让他们失去参与公平竞争的机会,与《义务教育法》相违背。《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胁迫或者诱骗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和少年失学、辍学的,要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予以处罚。

我们的学校神经绷得太紧了。因为对优秀的苛求患上了神经质的毛病,成了一个易碎的花瓶,经不得一点风吹雨打。
教育者的形象本应该是和风细雨,而不是剑拔弩张,一碰就像个刺猬一样张开了,反倒证明的是自己有多虚弱。

争执1

学校不能只顾自身利益而没有责任担当。即便学校无法抑制利益冲动,也该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这个担当就是:学校应当履行法律赋予的义务,尊重受教育者的合法权益,而不是钻法律的空子,粗暴地折断或改变受教育者的人生。教育,不能被异化。教育者必须坚守这样一个底线——人人享有平等公正接受教育的权利。

你需要学生告发,说明你不信任学生。你不相信他们是善良的是可以被教育好的,反过来也就是不相信自己能教育好他们。严格地说,学校用日记中的语言来惩罚学生是有问题的,日记是私人性质的,秘不传人,相当于自己跟自己说心里话,它跟公开言论的区别就在于,拿日记本中的话惩罚学生,跟诛心是一个道理。即使如老师说的,是写在纸条上的而不是写在日记本中的,又有什么大不了的。那只是少年时代的一点点恶作剧,没必要上纲上线。在老师面前,家长[微博]都言听计从,生怕惹老师不高兴,一个半大的孩子又能对老师构成什么样的伤害呢?相比于教育者的强势,我们更担心的不是孩子顽劣给老师惹来了多少麻烦,而是老师的强势,一不小心就会给孩子幼小的心灵带来的伤害。

骂老师的话写在日记中还是纸条上?

曾有媒体报道,石家庄某中学为提高升学率,让初三班主任劝退班上学习成绩差、升学无望的学生,每劝退一名奖励150元。结果一些老师为了得到奖励,千方百计挑差生的毛病,还经常“好心”劝说他们:反正考不上高中,不如早点回家找个出路。牺牲学生的前途,换成教师们袋中笔笔奖金。如此做法,真是斯文扫地,到底沦丧!

与在批评声中才能长大的教育一样,某种程度上说,老师也同样需要学会如何去应对学生对自己的质疑,也该有一个放松的心态。青春期的少年有几个不叛逆的,学业那么紧张,中考[微博]高考[微博]的压力那么大,大家都绷着一根弦,学生相互之间发几句牢骚,私底下抱怨老师几句,完全是正常的现象。这不能跟恶意攻击划上等号,甚至也不能武断地说学生的思想品德有问题。反过来说,至少在我的经历中,一个被学生私底下给恶评的老师,有的时候恰恰才是好老师,因为他严厉,不纵容学生,更愿意指出学生的错误,为学生负责。至今民间仍信奉严师出高徒的道理,不是没有原因的。

郑女士说,女儿在郑州市第二外国语中学读初二,两周前她接到老师电话,说学校要“开除”孩子,原因是女儿记得班主任曾骂过自己“小兔崽子”、“要翘辫子”等话,于是,在日记中写了几句辱骂班主任的话。

片面追求升学率,既会成为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障碍,也玷污了学校和教师的形象。更为重要的是,侵犯了后进生的受教育权,给他们的心理造成很大的阴影,进而影响他们的前途和命运。

一个认真负责的教育者,他可能一时得不到学生的理解,但他有足够多的时间来赢得学生的尊重。教育者自己怎么连这点气度和信心都没有?

“她是课代表,课间同学在向她交作业时发现了日记里的话,于是把它撕下来交给了老师。”郑女士说,随后,丈夫带着孩子前往学校,向老师赔礼道歉。

今年的中考脚步声又近了,不少学校难抑升学率之冲动,又在蠢蠢欲动地劝退差生。希望有关部门能挥动大棒,坚决说不,让那些势利的学校负责人及教师付出高昂的违法违纪成本。

在每个学生心中,都有一个可怕的老师,一个可爱可亲的老师;一个让你会做恶梦的老师,一个会让你感受到阳光雨露的老师。只有真正长大了才明白,老师当年的严厉是为了什么,宽容又是为了什么?一句老师的尊称中又包含了什么?那是感激感恩。老师的形象是在长长的人生路上树立起来的,学校又何必急于一时。评论员高路

“之前老师也原谅了孩子,让回去写检讨书,家长写致歉信。”郑女士的丈夫郑先生说,经过协调,等到周一开学时,学生需要在课堂上念检讨书和家长的致歉信。

不过,郑先生说,该老师家人知道了这件事儿,“她老公不同意原谅孩子。”

当事老师则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她并没有骂过该学生那些话,只是她带重点班,平时管理较为严格。事情发生后,家长也没有向她道歉。

“是一张撕掉的纸,夹在一个本子里,在班上传,最后课间掉到地上了,被另外一个男生捡到,交到了我手上。”当事老师说,辱骂的话写在一张小纸条上。

至于家长所说的写检讨书和致歉信以及在课堂上念的事儿,当事老师称,她并不知情,也没有要求学生及家长写这些东西。

争执2

家长说曾多次道歉,老师说一直没有道歉

郑女士一家表示,曾带着孩子到学校给老师赔礼道歉。当事班主任说,从4月9日下午事情发生,至今郑女士一家并没有当面道歉。

郑先生说:“第一次我带着孩子去找老师,让她给老师鞠躬,老师不允许起来就不能起来。”

当事老师说:“他第一次过来,并没有提道歉的事儿,只是说,是孩子瞎写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郑先生说,曾至少三次找到老师道歉。

当事老师说,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只和家长见过一次面。

郑先生说,事情发生后,曾给老师发过三条道歉短信。

当事老师说,不知道这回事儿,“我手机有屏蔽功能,但没有屏蔽家长手机号,也没收到他的短信。”

学校

并非开除,只是“劝退”

郑州市第二外国语中学政教处主任吴进兴表示,学生在日记里写的话特别难听,老师非常生气,“我们主要跟家长沟通,家长有疑问的地方,我们会跟家长解释清楚。”

昨日下午,河南商报记者与该校另外一名处理此事的赵姓老师取得联系。

他表示,学校并非开除学生,只是进行劝退,“你对班主任成见这么大,辱骂班主任,作为校方肯定会劝你转学。对班主任成见太大了,怎么教你啊?”

“最主要的是,作为一个学生在这儿待着,也学不好,待着有啥意思啊?”赵老师说,家长也对班主任的意见很大,劝退也是基于这些考虑。

教体局

强行劝退属违规,事情仍在调查

郑女士说,事情僵持了几天,当她把结果告诉女儿时,女儿当时就晕倒了,“现在劝退,学期就剩两个月,上哪儿找学校啊?”

目前,此事已经引起了上街区教体局重视。上街区教体局副局长王富贵说,无论何种原因,学生被强行劝退都属严重违规,“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必须保障他们正常就学,我们会抓紧时间调查,会保证学生及时返校入班上课,如果说存在其他问题,会追究责任。”

昨日下午,郑先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女儿暂时在荥阳市的一所中学借读。

而对于“劝退事件”,双方各执一词,上街区教体局还在调查。

(记者 吴涛 实习生 张雅露)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