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报酬五千,公务员薪俸便是

图片 1

  与往年两会更多关注民生利益不同,今年两会,公务员[微博]工资反倒成了代表委员争议的热点。一些委员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发网友讨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说:“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部分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但这也不能把该现象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队伍收入低混谈。灰色收入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但公务员收入低的问题也要解决。”(3月10日新华网)

图片 1昨日,在接受采访时,何香久强调,大多公务员[微博]是勤勉工作的。

“公务员[微博]该加薪吗?”在近日的地方两会上,有多位人大[微博]代表、政协委员提出公务员“难当”、呼吁加薪,随即引发热议。连日来,不少青年基层公务员发帖,称一大群基层公务员薪水低、压力大、被误解。在中央八项禁令等反腐劲风下,这些网帖引发了一场“公务员是否难当”的大讨论。

  应该承认,以往一提给公务员涨工资,网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强烈反对,是有那么点不理性;不知道是否因为某些代表委员的热炒,一时之间似乎有点风向大变,媒体上呼吁“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开始火热。所谓“理性看待”,说白了其实就是呼吁大家支持,理由是“部分贪官的灰色收入,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的低收入不能混为一谈”。问题是,享有灰色收入究竟是潜规则的“集体腐败”,还是少数人的行为?为什么系列禁令出台之前,呼吁给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不像现在这样热烈?

何香久:别让公务员为少数腐败者埋单

多数青年网民赞同下“禁令”

  既然是“理性看待”,那还应该承认,但凡有点权力就要拿来变现就要拿来寻租,曾经可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绝不只是所谓“少数公务员”特有;现在,因为系列禁令,腐败寻租真的已经杜绝了吗?你大概相信,我可没那么乐观。要是反腐如此简单,也就不会“苍蝇扑面”了。诚然,官员腐败与官员工资是两个问题;黑钱多与工资低究竟哪个是鸡哪个是蛋,也无从论定。但是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历史上官员工资最高的宋朝同时也是官员最腐败的。

全国政协委员“建议给公务员大幅涨薪”提案挨万人骂,回应称被骂醒,应改变公务员形象

2013年被称为“公务员禁令之年”

  要硬生生地将公务员群体割裂成两块,一块归入“腐败的少数”,一块归入“工资低的多数”,然后以后者的名义要求涨工资,其实更像是一种宣传和鼓动的策略;因为最后涨工资的受益者,断然不会只是“工资低的多数”,更不会只是那些不仅工资低而且真正清廉的基层公务员。既然涨工资的受益者将会是整个的公务员群体,那么在两会这样的场合谈论给公务员涨工资,本身就是不合适的。为什么?因为官员群体和潜在受益群体,占了代表委员中的相当比例,而纳税人没在现场。——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多占利益倒是比多吃大肉还简单。

一份建议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2万多网友跟帖”。最初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何香久很伤心,“我不怪那些网友。他们骂醒了我,让我意识到,现在群众和公务员这个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有多严重。我们必须要改变自己的公众形象了。”

从2013年初开始,到2014年1月15日发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公报,中央从“月饼烟花”管到“殡葬改革”,先后出台15个与公务员工作生活相关的文件通知。

  好吧,就算要谈论公务员工资的问题,那也绝不能只拿“基层公务员工资低”来说事,而应该重在建立防腐制度——公务员心里很清楚,公众之所以对公务员涨工资有意见,就是因为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清廉并没有得到制度的保证;不仅如此,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总是步履维艰,一点不像关涉普罗大众利益的改革那般雷厉风行。机关养老金并轨了吗?公车改革真正启动了吗?全世界通行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何时才能“时机成熟”?好嘛,刚刚出台一些禁令了,不能放肆地权力寻租挥霍公款了,就强烈要求涨工资,这到底是什么道理?

两会还没开,何香久已成“热点人物”,网上骂声一片。

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发现,从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发出禁令的1月15日起,至1月21日17时,18周岁至45周岁青年网民讨论“公务员是否难当”话题的相关信息数量有328944条。

  正如依法取消公车就得额外发放高额车补,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历来流行搞交换搞“赎买”;这一回,给公务员涨工资,能不能也搞个反向的“赎买”?怎么赎买?其实很简单,要给公务员涨工资,那好,请先把机关养老金并轨了,先把公车改革了,先“与国际接轨”公示财产——当公众真正能够看到有权与有钱不是一回事,公务员不仅会要利益,也还肯从自己身上割肉,那我相信,公众肯定都能“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问题。
可在眼下,“自我革命”几十年都在挂空挡,凭什么一到涨工资就必须“理性看待”?这种选择性倾向性明显的“理性看待”,还叫“理性看待”吗?(舒圣祥)

原因很简单。3月2日,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将向大会递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

微博平台舆情信息占总量的91.3%。在这个民间舆论场里,青年网民各抒己见,频现火花。

昨日下午,在政协会议文艺界别的小组讨论间隙,何香久向新京报记者解释,他建议的是“给基层公务员逐步涨工资”,可没想到,媒体报道成了“给公务员大幅涨工资”。

其中,最热的关键词就是“禁令”,舆情热度值达到127956条(舆情热度值为监测周期内该话题的微博和论坛文章数的总和——记者注)。

何香久强调,大多数公务员,是勤勤恳恳工作,没有灰色收入。“不能让广大公务员为少数腐败分子埋单”。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2000条网民评论统计分析发现,73.2%的网民赞同对公务员群体严下禁令。

■ 对话

在青年网民“范春林”眼中,公务员群体已“完全变了味”:“由人民公仆变为权贵,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谋私,形成了一个新的特权阶层,成了一块滋生腐败的土壤。中央的禁令无疑为这块毒虫繁生的土地喷洒了杀虫剂,令人称快。但多年的毒虫已有抗药力,恐怕一遍、一时难以奏效,还得长期坚持下去才行。”

何香久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沧州市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一位西南地区的基层青年公务员在微信里分享了梳理禁令的《2014年公务员生活手册》:“我看见的官员,可以说人人有违规之处。看起来,很多人真的不应该当官,担心他们会被这些条款整下去。”

  “加薪提案”

公务员“涨薪”难获共识

我没说要给所有公务员加薪

紧跟在叫好声之后,公务员群体的叫苦声也露出水面。位居关键词第二位的是“公务员辞职”,舆情热度值为88489条。与它相关联的是第四位关键词“为官不易”,舆情热度值也有35291条。

新京报:能再聊聊你那份给公务员涨薪的提案吗?

作为一名“小公务员”,网民“Hiajj”认为目前的禁令“太过一刀切”。“我不否认有部分公务员待遇很好,工资也高,但基层的公务员的工资就只有1000多元。”

何香久:这两天,我挨了不少骂。甚至有网友说,昆明的暴徒,应该先把我给砍了。其实,他们误会了。

在抨击公务员腐败的热门微博之下,也间或有青年基层公务员“路过”:“居然还有5000元的,真正的基层公务员只有1500元啊”,“月工资1200元的泪流满面地路过,今年没有奖金……”

新京报:怎么讲?

但基层青年公务员的声音,并没有获得更多网民的认同。

何香久:我的提案,写的是关注基层公务员,就是在基层工作的普通公务员的工资状况,要给他们逐渐增加工资。我没有提大幅度,也没有笼统地说,该给所有公务员都涨工资。

网民“Myron小白”并不反对高薪养廉,但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廉吗?一些底层公务员或许是无灰色收入,可你们想不想有?如果内心有一丝这样的想法,那就禁得不冤。”网民“爱在潇湘”也质疑公务员叫苦的动机:“如此干净的环境,公务员应该越来越好当,贪官越来越难做,怨叹者意欲何为?”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媒体误读?

随之而来,“公务员涨薪”的舆情热度值位列第五,达到29339条。抽样2000条网民发言显示,反对公务员涨薪的意见超过半数,占据62.3%。

何香久:当时媒体的报道,可能没有提基层公务员,又加了个“大幅度”,所以引起了一些网民的意见。

发对声在深圳市公安局局长刘庆生,在人大会上抱怨自己“工资低,不如泥水工”时达到顶峰。

新京报:基层公务员的工资有多低?

网民“李欢_Levine”认为,确实有一些公务员的工资偏低,但由于大量针对公务员的负面报道、贪腐事件频发,“公务员的形象在人民心中已经跌到谷底了,公众普遍认为公务员的收入远大于付出,认为公务员还有灰色收入,级别越高、灰色收入越多”。

何香久:我在沧州工作,比如说那儿高新区的基层公务员都很年轻,以80后90后为主。这些人,因为工作关系,我和他们接触比较多,他们几乎是5+2,白加黑的工作。工作强度特别大,但每个月的工资特别低。可以说,连当地农民工的收入都不如。我们关注民生,也应该关注这些基层公务员群体。公务员不应该是跟人民对立的群体。

由此带来的,是“公务员财产公示”这个老话题被再次炒热。监测周期内,青年网民表现出的舆情热度值为36032条,位列关键词第三。

灰色收入

“如果这位公安局长可以公示其财产,我支持给他涨工资。”网民“李欢_Levine”说。

多数公务员没有灰色收入

  “公务员”走下“金饭碗”的神坛

新京报:那你还是觉得公务员这个群体很辛苦?

即便“公务员辞职潮”已被网民认为有媒体炒作之嫌,但在青年眼里,公务员究竟还是让自己趋之若鹜的“香饽饽”吗?

何香久:作为一名干部,我这份提案,不是为我这个阶层说话,而是为那些在基层工作的普通公务员说话。他们真的很辛苦,收入又低。多数公务员没有任何灰色收入;更多的公务员是勤勤恳恳工作的,而这些人的工资待遇,已连续几年没有调整提高,跟现在物价的涨幅,也是不匹配的。

对这个问题,“有没有当过基层公务员”似乎成了民间舆论场中“正反方”的分界线。

新京报:那又如何解释现在公务员考试挤破头?

不少基层青年公务员认为,反对公务员加薪的网民,是把“贪官”和“公务员”混为一谈了。

何香久:我认识很多年轻的基层公务员,他们一方面觉得,公务员锻炼人,另一方面也觉得公务员比较稳定,以后好找对象。

在网民“a二十三画生a”看来,公务员体系就像钱钟书笔下的围城,“真的想出去,奈何不年轻了”。他说自己当了快8年公务员,“收入与职称一成不变,灰色收入更是无稽之谈”。

新京报:中央一系列反腐新政,是不是让整个公务员群体的日子都更难过了?

但网民“矮子鼻儿”并不同情吐苦水的同龄人:“一边叫着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考上,然后又叫工资低待遇不好,我就纳了闷儿,你们付出那么多努力考上一个工资低待遇不好的职位是为啥?是受虐狂还是缺心眼?”

何香久:这规定主要是对那些有灰色收入的少数官员。对基层公务员无所谓。我和广大网友一样,痛恨腐败行为,一只老鼠坏掉一锅汤。对公务员的贪腐分子,应该大力清除。现在中央已经下了决心。

中央的反腐新风和这场“公务员究竟好不好当”的大讨论,也许将让“公务员”三个字走下神坛,改变国家公务员考试“千军万马过独木”的局面。

  “招万人骂”

网友“精致生活”说:“选择与制度总是相适应的。”

部分网友对公务员成见太大

网民“苏小叶之快乐无敌”期待中央出台的密集政令“能够纯洁公务员队伍”:“让那些心怀鬼胎的公务员趁早打消发财的欲望,而那些行走在贪腐路上的官员早日被救出来。至于一些官员抱怨待遇低,那就离开公务员岗位吧,有网友说得好干脆,要干就好好干,不干就走。”

新京报:公众认为公务员都有灰色收入、隐性福利。

网民“青山不墨”认为,青年在择业时,应该更加理性地看待“公务员”,让它回归一个普通的职业。

何香久:确实,很多网友对公务员的成见很大。这也难怪,现在落马高官,抓出来的腐败分子,都出自公务员队伍。网友骂我,我一点不埋怨。我原来真不知道,老百姓和国家公务员的对立情绪,到了这个程度。可是我觉得,广大的国家公务员群体,不应为少数的腐败分子“埋单”。

“稳定跟高收入本来就不好兼得,捧着铁饭碗,就别喊碗里粥少了。基层公务员是挺郁闷的,但毕竟国考也是自己选择的。如果实在不乐意,为什么不辞职?”

新京报:你有没有具体的调研,现在基层公务员的工资是什么情况?

在“公务员”这个职业需要改变这一点上,网络舆论总算达成了共识。

何香久:我的提案有具体说明,也吸收了专家研究的学术成果,经过很多实地调研总结出来的,包括和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对比。

身为基层公务员,网民“Hiajj”也认为,改变目前的体制和公务员激励机制,才是“我们需要争取的东西”。“光是说打击和报复公务员队伍的话,对这个社会的促进没有很大作用,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记者
庄庆鸿

新京报:没想到自己的提案会引起这样大的风波?

何香久:打死我也想不到。网民的评论我都看了,他们对公务员群体的成见太大了,甚至有网友把公务员写成“公恶猿”。这也警醒了我们,公务员要努力工作,维护自己的形象。

新京报:有没有总结过大家为啥骂?

何香久:多数网民都认为公务员有灰色收入,欺负百姓,可是,大多数公务员不这样做。我自己就是国家公务员,是国家干部,我没有一分钱的灰色收入。

  晒工资单

税后工资4000节假日无休

新京报:你的固定工资够你买房买车吗?

何香久:肯定不够。但我有稿费,足够我生活。

新京报:很多人呼吁要公布官员收入和财产状况。

何香久:我非常赞成。官员是公众人物,应该接受社会监督。

新京报:你会公开吗?

何香久:我已经公开了。我在我所参加的会议上,都跟大家说,我有多少房子,我的经济状况,而且,我们每年都填财产申报表,这个申报表,都是绝对真实,没有一点水分。

新京报:这个申报表哪里可以看到?

何香久:这个是系统内的,在一定层面上的,还没有完全向社会公开。

新京报:你愿意公开自己的收入情况吗?

何香久:我现在税后工资大概4000多元,没有其他补贴。我从未休息过一个节假日,也没有加班费。

  ■ 追问

三问公务员涨薪

在涨工资成为普遍诉求的社会背景下,公务员加薪为何备受质疑?哪些才是公务员薪资“真相”?近日,记者连线代表委员,回答公众关心的问题。

公务员薪资高还是低?

基层公务员收入水平偏低

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乡乡长赛勐算了一笔账:一个月拿到手的工资是2984元,最近在县城买了一套商品房,总价30万元,贷款20多万元,每月还贷压力巨大。“由于收入低,很多年轻人来乡镇上干一两年,就走掉了。国家应对表现优秀的基层公务员进行奖励。”

全国人大[微博]代表、重庆市律师协会会长韩德云:“不同区域、岗位的公务员工资差异大,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和一线岗位的收入水平偏低。”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九龙坡区教委副主任刘希娅:“公务员整体收入水平并不高。为什么一提到公务员涨工资就引发质疑?就是因为公务员既有显性收入又有隐性收入,这让老百姓不信任。”

为啥公务员就不敢理直气壮要求涨工资?

隐性福利灰色收入遭质疑

禁吃请,禁送礼,禁发年货……随着一项项禁令层层加码,人们听到了公务员“为官不易”的叹息,也似乎印证了某种“猜测”——公务员除了工资外,还有隐性福利和灰色收入。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微博]教授高抒:“老百姓不相信网上‘晒’的公务员工资单,很多时候质疑的并非工资单上的数字,而是依附在公权力上的隐性福利甚至灰色收入。比如,有些机关单位,一顿工作餐只要1块钱。”

刘希娅代表说:“公务员本来就不应成为发家致富的职业。一系列禁令的出台,不仅大幅压缩了公务员的灰色收入,而且对公务员的职业价值也进行了重新定位。”

公务员工资咋调才合理?

公开透明+科学合理加薪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昆明市家乐福超市有限公司工会主席陈科含:“公务员工资合理一点、阳光透明一点,老百姓的质疑就会少一点。堵住公务员灰色福利的漏洞,和打开科学合理的加薪通道并行不悖。”

韩德云代表:“公务员管理要权责对等,权力运行公开透明。在目前我国社会保障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可以考虑给一些偏远地区、条件艰苦的公务员提高收入。”

据新华社电

采写/摄影(除署名外) 新京报记者 魏铭言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