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入园入托难买单,解决入园难

  本报记者 陆梓华

  □庄晓英

  浙江在线01月19日讯
“入园难,难过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收费”。网上的一段顺口溜,反映出不少家长面对现实的无奈。

  因自家附近有好几所幼儿园,童先生一直没为女儿入托操过心。可今年情况不对了,年初先是听说区内公办幼儿园“停招托班”;接着又闻民办幼儿园名额非常紧张请“赶早排队”……童先生紧急行动,起大早、交定金,终于为女儿“抢”到一个入托名额。

  从4月20日起,本市今年的幼儿园登记入园拉开帷幕。同往年相比,今年很多区县的公办幼儿园入园政策更加细化和严格,并且为了保证3-6岁宝宝的入园名额,今年几乎所有的公办幼儿园都取消了托班,这让很多打算让宝宝上托班的家长变得束手无策。焦虑情绪不断蔓延。

  幼儿园咋成了稀缺资源?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去年,“金猪宝宝”、“奥运宝宝”同时进园入托,孩子数量突然暴涨,使得杭州众多幼儿园应接不暇,迫使一些幼儿园拆减托班数量,来满足蜂拥而至的小班孩子,学前教育资源总体不足。

  随着新一轮生育高峰来临,上海市公办幼儿园师资紧张、生源饱和,不得不取消托班,示范园、一级园更是一位难求。如何破解难题,保质保量提供学前教育满足市民需求?本市不少区县展开了探索。

  [过来人说]

  对于入托难问题,杭州市已提出“争取一年缓解,两年适应,三年解决”的目标,让所有符合条件入托入园的新生,都不存在入托入园难。到2015年,杭州市学前3年幼儿入园率达到98%以上,其中农村达到95%以上。杭州市幼儿入园率达98%以上。

  方案一:改造

  申读新开办幼儿园 成功几率大

  今年,杭州将实施惠民为民十大工程,继续推进以“破七难”为重点的民生实事项目。其中就包括开工新建与改扩建幼儿园100所,竣工60所,新增班级500个。

  和本市不少普通公办小学一样,徐汇华泾镇徐浦小学连续几年遭遇生源流失,很是头疼。而“猪宝宝”“鼠宝宝”扎堆出生,周边居民孩子入园需求日益增长。能否将小学教育“余量”转为学前教育“增量”?2008年,在徐汇区教育局统筹下,徐浦小学开始了全新尝试:一方面,趁暑期教学楼大修,按幼儿园活动室、盥洗室等布局标准和安全设计要求,重新装修一部分小学教室;一方面,在区教育局协助下,顺利完成从老师到后勤保育人员的招募。当年9月,徐浦小学幼儿部两个小班准时招生。今年,第一届幼儿已毕业,大多选择了“直升”小学部。

  余小姐表示,她大半年前就开始搜集信息了,从网上、朋友口中了解各个幼儿园的情况。作为家长,当然是想送孩子去最好的幼儿园,但是比较热门的幼儿园都要提供户口本和房产证,有些还要求居住3年以上,再加上托人情、赞助费,余小姐觉得性价比太低。正巧余小姐居住的小区内开办了一所全新的公立二级幼儿园,离家非常近,又是公立的,最后就选择了这家。余小姐说,申读新开办的幼儿园成功的几率比较大,因为为了吸引生源第一年都是不设限的。像余小姐选择的这家从第二年起也开始要提供户口本和房产证等证件了。

  在这次“省两会”上,省人大代表和省政协委员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聚焦到了“入托难”、“入托贵”等幼儿教育问题上。

  校长蔡利群坦言,管理幼儿园是个不小的挑战。为办幼儿部,她跑遍了区内各家幼儿园,从环境布置到饮食要求再到卫生防疫,一一从头学,笔记做了厚厚一大本。如今,校园里各项消毒措施更细了,每天护导老师都必须提前上岗,引导幼儿部、小学部孩子从不同通道进入校园。蔡利群感叹,共处一个校园,对两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有好处——幼儿园的孩子最期待小学的哥哥姐姐带他们“混龄阅读”,每年“幼小衔接”,小学部老师教幼儿部孩子排队做操和整理书包,更得近水楼台之利;对一二年级小学生也很有好处,他们出游时帮弟弟妹妹打伞,每周一帮弟弟妹妹收毯子,做得像模像样。

  为了孩子效仿“孟母三迁”

  学前教育,已经成为教育界,乃至全国关注的问题。大家都在抱怨幼儿入园难、入园贵,上个大学都比上幼儿园便宜,这确实成了普遍问题。

  据了解,在日本和美国等国,“小幼”同校非常普遍。

  王先生的女儿欣蔚今年5岁了,现在就读于上海一所知名的幼儿园。提起当年的入园经历,王先生感慨万千,“一直以为上小学难,没有想到上幼儿园也这么难。”王先生和妻子为了能让女儿去理想的幼儿园读书,提早一年换了房子,从原来的别墅小区住到市中心的小高层里。托人找关系,参加幼儿园的招生考试,最后还交了5万元的赞助费,终于是如愿以偿。明年女儿就要上小学了,王先生和妻子已经开始做准备工作了,总之一切为了孩子。

  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是,长期以来,政府对学前教育投入比较少,管得也比较少。

  方案二:培训

  便利第一 弃“公”投“私”

  以嘉兴为例,每年财政性的教育经费约30亿元,义务教育占了60%,约18亿元,这一阶段总共有学生23万多人,每个学生平均投入将近8000元,而学前教育只有3%,不到1亿元,每个孩子享受到的政府财政投入只有1000元左右,并且集中在少数公办幼儿园。

  为应对入园高峰,不少公办幼儿园不得不增扩小班。

  胡先生说,本来是想通过上托班的方式直接选择幼儿园的,但是不知道是报名晚了还是其他原因,所在区公立一级幼儿园的托班全部都额满了。儿子小骁就又在家呆了一年由爷爷奶奶看管,到3岁才正式去上幼儿园。后来考虑到公立幼儿园离家比较远而且没有校车,父母毕竟年纪大了,每天接送不是很方便,最后选择了一家私立幼儿园。虽然费用贵了些,但是有校车接送,有外教,老师也很热心,感觉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女儿在那里上学很开心。

  说到公办幼儿园,嘉兴市登记注册的幼儿园有300多个,只有不到5%示范性幼儿园,享受政府财政全额拨款。只有这5%的幼儿园能做到平价收费,每个月的保教费在400元左右。

  “不能因入园人数增加而降低保教质量。”杨浦区教育局学前教育科科长王海蕾透露,幼儿园更缺的是合格保育员。区内一些二级幼儿园存在保育员责任心不强,队伍流动性大,甚至两班合用一名保育员等情况。而从孩子生长发育特点来看,越是低年龄段孩子,对保育员的依赖程度越高。因此,杨浦区去年起推出保育员统一培训、统一上岗计划,由区教育局向专业培训机构购买服务,招聘培训保育员,周期二至三月,培训合格并获得劳动局相关资格证书后方可上岗。在岗人员也可通过考级,不断提升业务水平和工资待遇。

  [专家建议]

  除此之外的幼儿园,都是按市场收费的,每个月在1000多元。由此造成了入园贵,入园难。

  经过一年努力,杨浦区公办幼儿园全部实现“一班一保”,“就像建了一条培训流水线,减少了园方扩班后顾之忧,”王海蕾说。

  解决入园难还需政府关心家长宽心政府关心不断举新政缓解入园压力

  试想,嘉兴有8万多名幼儿,要进这不到5%的公办幼儿园,怎么挤得进去?

  市教委呼吁企事业单位、社区和社会机构共同出力,为解决幼儿白天入托问题提供更多解决方案。杨浦区的做法,也许能帮助拓宽一下思路。

  延吉幼儿园园长徐丽萍表示,杨浦区的招生工作要到5月14日才开始,但已接到无数家长的咨询电话。徐丽萍表示,同其它区县不同,杨浦区规定,宝宝入园,房产证或者地段内户口两者只要满足其一即可。同时,房产证或者迁入户口的年限只要求在一年左右.。此外,作为今年招生试点的五角场镇地区的招生将分两块进行,先解决满足户口和房产证条件的孩子,再解决随迁人口和外来人口的入园问题。

  幼儿教育还有一个教师队伍问题,现在中小学教师的待遇在逐年提高,但幼儿教师的待遇仍有待提高。在嘉兴,有8000多名幼儿教师,月工资2000元以上的只有三分之一,1500元到2000元的占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的教师月工资在1500元以下,有的甚至还不到1000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据悉,区教育局已经初步设定在五角场镇设置一个报名点,随迁人口与外来人口统一在此报名,由区教育局统筹安排。目前,杨浦区所有公办幼儿园都已取消了幼托班,这样每个公办幼儿园就能多招4-5个小班的幼儿。同时,政府向民办幼儿园购买学额,鼓励民办幼儿园招收地段生,每招收一个地段生,幼儿园将得到500块左右的补贴。

  在很多人眼里,教师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工资不如农民工,这就导致幼儿教师队伍很不稳定。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家长宽心

  学前教育有这么多问题,不光是钱的问题。社会经济发展到现在,我们政府财政相对充裕,所以学前教育应该发展,财政也应该投入,但是体制不明确,财政投入也缺少依据。

  公办幼儿园并非先到先得

  这涉及到幼儿园的性质问题,我们国家的幼儿园办园主体多元化,法人登记归类复杂,一些幼儿园既不是民办机构,也不属于事业单位,无法在相关部门进行登记,这样财政投入也就无法找到依据。

  徐丽萍说,以往每年报名的时候都会出现家长凌晨排队报名的“感人现象”。原因就在于家长担心报晚了名额就没有了。事实上,报公办幼儿园只要符合招生标准,宝宝就基本会被录取,基本不会存在先到先得的问题。

  所以学前教育问题要解决,首先要立法。这次开会,我已经向省人大提交一个建议,请省人大将学前教育立法作为我省“十二五”教育地方立法的先行之举提上议事日程。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另外,我还希望省人大制定计划,确定时间表,争取尽快出台我省的学前教育条例。我们浙江的义务教育、民办教育等立法工作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学前教育立法也可以先人一步。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台州某区最好的公办幼儿园内竟有危房

660.bet,  尽快出台学前幼儿教育管理条例

  省人大代表、台州药用真菌研究所所长甘连法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省的教育事业,尤其是义务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在整个国民教育事业中,浙江省忽视了学前幼儿教育事业的发展,导致学前幼儿教育滞后,其中最突出的是幼儿教育师资短缺,公共投入资金严重不足,私立学前幼教遍地开花,幼教质量低劣,教育环境不尽如人意。

  我在台州许多幼儿园做过调研,发现幼儿园普遍存在师资不足,有些连校舍安全还有隐患,即便是公办幼儿园也问题多多。

  以某区机关幼儿园为例,400多个孩子,有正式编制的教师、保育员和管理人员总计18人,还有非编制内教职工20多人,这么多人在2000多平方米的园舍里,活动面积很小。很多人可能不相信,在台州这个经济发达的地方,该区机关幼儿园的校舍也会那么陈旧,还有一些房子竟然是危房。

  但这已经是该区最好的公办幼儿园了,每年政府部门的很多职员,都想把子女送进来,供求严重不成比例。举个例子,去年分配到公安系统的名额只有20多个,但有100多个孩子要进园,所以只能摇号产生,剩下的70多个孩子,只能进民办幼儿园。

  很多民办幼儿园,规模虽然很大,但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引导,一切以赢利为目的,说难听点,只是当个保姆,管管孩子,让他们不哭不闹,根本谈不上教育。

  农村的幼儿园,那就更不用说了,很多幼儿园更是楼上住户,楼下幼教,活动场所狭窄,有许多幼儿园甚至办在河边、路边、井边,造成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在师资方面,大部分都是没有经过幼师专业毕业培养,有的教师只有初中、小学文化水平,在幼儿伙食方面,根本没有营养科学配方,清洁卫生更达不到标准要求。

  我觉得浙江省经济社会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完全有能力改善学前教育现状,今年省人代会,我向大会提交了一个议案,要求我省尽快出台《浙江省学前幼儿教育管理条例》。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