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扶桑警察署逮捕,日本警察署给中国留学生开讲座提示不要违规卖药

图片 17

  日本大阪府警方生活环境课8月9日在大阪观光大学,面向中国留学生等举行讲座,提醒“避免卷入药物的无证销售”。据共同社报道,日本产医药品在中国颇受青睐,鉴于今年5月有留学生因涉嫌参与倒卖需要医生处方的医药品被捕,警方呼吁留学生引起注意。

还记得几年前,中国游客在日本的“爆买”风潮么?

6月13日电
据《日本新华侨报》报道,近日,几位中国留学生涉嫌在日本大阪市中央区的楼内,以贩卖为目的贮藏处方止痛药等药品,被日本警方调查。在对市内的几个仓储地点进行搜索后,大阪警方查获了几百件医药品,并以涉嫌违反《医药品医疗器械法》为由逮捕了9名中国留学生。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除了化妆品、马桶盖等产品外,一些中国游客还跑到日本各大药房收购药品,一时让日本人惊叹又困惑。

日本《医药品医疗器械法》规定,未得到都道府县许可,禁止贩卖医药品,以及以贩卖为目的保管医药品。

  学日语的中国留学生等约100人参加了讲座。办案人员介绍了倒卖案件,并称也有人被留学前辈或打工同事拉去开始违法销售活动。警方强调:“在逐渐习惯日本生活的过程中可能会放松警惕,请大家注意。”

图片 2

无资格贩卖处方药、以贩卖为目的存储处方药的案件近年来呈现增长趋势。日本警方表示,由于日本处方药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留学生不仅将囤积的处方药卖给游客,还通过邮寄的方式卖给中国国内的买家,以此赚取差价获利。

  据报道,大阪府警方5月逮捕了留学生等9人,理由是以销售为目的持有处方药。他们可能在大阪市药妆店招呼中国游客进行兜售,大阪府警方正对此类交易加强警惕。

读卖新闻相关报道

违法进行医药品贮藏贩卖的案件中,日本的医药品公司通常也牵涉其中。2017年12月,日本警视厅生活环境科,就调查到了这样一起案件。一家医药品公司社长与在料理店工作的中国人合作,通过微信贩卖日本处方药,定价通常为进货价的130%-150%。2016年2月至2017年10月之间,共计销售2800万日元的医药品,其中包括处方药幽门螺杆菌除菌药,高血压治疗药等。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后来,人们发现,很多游客、留学生买来的日本药品(其中很多是通过假证明买来的处方药)并不是拿来自用的。他们只要一转手,就能以几倍的高价卖给渴求“日本神药”的国内消费者。

未获得许可而贩卖处方药首先违反了日本法律,这是在日华人必不可踩的“红线”。其次,直接从“代购”处购买处方药的买家必须有自我保护意识,不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处方药,后果可能十分严重。目前,日本警方正在加大力度打击以营利和倒卖为目的的处方药交易。

微商的朋友圈广告,以及网络上各种“种草”宣传帖,也为这股“神药”的风潮推波助澜。

图片 3

图片 4

不过,姑且不论这些日本药品是否真的有效,从代购手里购买的药品,除了要防范假冒产品外,还必须注意法律风险:

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在日本,私自出售处方药品属于违法行为。

图片 5

3月26日,日本大阪警方以未经许可私自向中国人出售冠以“神药”之名的处方药为由,将日本医药企业SKPC的社长岩本新二等人逮捕送交检方。

图片 6

在他身后,大阪警方挖出了一个向中国人倒卖日本处方药的团伙。这个组织通过层层转手,最终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高价出售日本药品。

2家日企涉嫌倒卖“神药”

据日本共同社援引相关办案人员消息,3月26日,大阪府警方生活环境课以涉嫌违反《医药品医疗器械法》为由,将医药品批发企业“SKPC”和“美健贩卖”的资料移送检方。

大阪地方检察厅同一天对SKPC社长岩本新二提起“略式起诉”。对于同样被逮捕的美健贩卖社长增谷健一,检方决定不起诉。大阪地方检察厅并未透露具体原因。

图片 7

报道称,上述2位社长涉嫌在未获得对个人销售许可的情况下将医药品销售给中国人。

2018年5月,有人向警方举报,有中国留学生组成的秘密团伙在私下倒卖处方药。经警方调查,涉案中国留学生的药品均来自埼玉县草加市一家叫“美健贩卖”的药品批发公司。大阪府警方当月逮捕了9名涉嫌以销售为目的持有处方药的中国留学生,以及美健贩卖的社长增谷健一。

警方迄今已经对超过100处相关地点进行了入室搜查,查获了糖尿病治疗药、膏药贴等医药品,并对该团伙组织情况展开了调查分析。

图片 8

增谷健一涉嫌将处方药等550件医药品以3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2万元)的价格擅自销售给家住东京都江户川区的1名中国人。而有两名被捕的中国人涉嫌合谋将治疗糖尿病的处方药以1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400元)的价格卖给了大阪府的中国留学生。

一名涉案的孙姓中国人向警方承认了嫌疑。

据共同社报道,美健贩卖在2017年10月至2018年7月的10个月间,销售额约1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642万元)。

图片 9

警方认为,美健贩卖通过旗下的批发公司倒卖给中国人走私团伙,从中获利。据办案人员透露,该批发公司负责发货,而中国留学生组成的走私团伙则负责在网上揽客和销售。

警方还发现了这个团伙在中国各大社交平台的账号,内容以药品销售为主。

图片 10

每经小编注意到,美健贩卖公司在这个倒卖网络中的上线,则是被检方起诉的SKPC公司,美健贩卖社长增谷健一在SKPC公司拿销售提成。

警方认为,SKPC社长岩本新二以及该公司职员铃木达也涉嫌在2018年8月至9月左右,将总计5040片膏药贴以6万日元价格卖给了中国人。

领事馆提示法律风险

每经小编注意到,根据日本《医药品医疗器械法》规定,销售医药品和医疗器械必须获得当地政府颁发的许可和执照,“无许可贩卖处方药”将被处以7年以下监禁或500万日元以下罚款。

由于这项法律的严格规定,在日本代购处方药,并不像代购衣服、化妆品这么简单。参与倒卖处方药的团伙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铤而走险”,所以“成本”绝不会低。

图片 11

因此,在国内的网络上,不乏有人以假冒的日本药品蒙骗过关。万一买到假药,有可能因为停止原来服用的药物而延误病情,后果将不堪设想。即使处方药品是真药,也会因为每个人不同病情、体质产生不同的药效,必须严格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

另一方面,日本的这些药品在中国网络上被宣传为“神药”,十分畅销。但根据日本媒体统计,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龙角散、风湿膏药贴、小儿退烧贴、缓解眼疲劳的冰贴、排汗贴这些在日本非常普通廉价且功能单一的药品,在中国却往往被夸大用途。

图片 12

比如,大阪府警方这次抓获的这个倒卖团伙,就曾把普通的风湿膏药贴宣传为可以治疗糖尿病的“神药”,完全罔顾事实。

不过,巨大的利润使得很多人不惜以身试法。日本媒体报道称,从日本药商那里采购日本药品的中国人,很多是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他们一般受雇于中国电商平台上的“海外代购店”店主,回国时将私下采购的日本药品带回中国交给雇主,并获得报酬,而雇主再以翻倍的价格在电商平台上销售。

图片 13

仅在最近两年,就发生了多起中国人在日本违法倒卖处方药被逮捕的新闻。

2018年5月,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也发过相关声明,提醒中国公民警惕违法交易处方药风险,切勿因贪图小利而触犯日本法律。

图片 14

日本药企看重中国市场

中国消费者对日本药品的热情,当然也被日本药企看在心上。

在天猫国际开设官方旗舰店的小林制药,就是对中国市场格外用心的日企代表。在网络上曾经流传过的“12种日本神药”名单中,该公司的“安美露”、“命之母A”等5种药品“入围”。

图片 15

小林2018年报预告显示,2018财年该公司访日游客业务的营业收入预计为107亿日元,比2017年财年增加逾4成。海外以及访日游客带来的销售额已经达到总营收的21%。

小林制药社长小林章浩表示,“希望能在广阔的中国市场销售药品,扩大海外业务的占比。”

除了企业的努力之外,日本的制药行业也在整合全行业资源,进军中国市场。日本家庭药协会不仅帮助旗下企业做好微信公众号、中文客服翻译等工作,更是在2016年组织了10家日本药企到福建省向中国大陆游客开设展会。

图片 16

图片来源:小林制药官网

每经小编注意到,日本药企的跨境销售面临着两个难题:一来很多药品对温度、湿度要求很高,需要全程冷链运输的物流基础;二是一些处方药要在中国取得销售资格,需要等待很长时间。

对此,日企的对策是收购中国当地的药厂,早日实现“地产地销”。

早在2012年,小林制药就在安徽建立了该公司最大的海外工厂,主要生产退热贴和暖宝宝等小林制药的主力产品。此后在2016年,小林制药在这个厂址的附近又新建了中药原料工厂。

图片 17

2018年3月29日,小林制药收购江苏中丹制药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正式进军中国制药市场。

编辑 |郑直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