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园课程收费三万五660.bet,学习费用上万

660.bet 3

  连续一周,信息时报就广州幼儿园入园难的全面调查和分析,引起了市民广泛关注。不少准爸妈在网上、时报QQ平台、时报微博()上留言,马上就要开学了,面对那么多种兴趣班,到底该报哪类呢?针对家长们的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追访。

660.bet 1幼儿园收费贵
CFP供图660.bet 2“孩奴”多叹息
CFP供图

660.bet 3CFP供图

  入园该不该选黄金班呢?

“我们幼儿园的保教费、伙食费涨了!”“我们幼儿园说要搞个什么兴趣班……”新学年,“涨价”成了不少民办幼儿园的核心词,各种名目的收费项目让人眼花缭乱,其中荔港南湾幼儿园新生入学一收就开价15000元。教育部门表示民办园收费还是物价部门说了算;而物价部门则说,民办幼儿园可自行定价,在物价局备案即可。这样一来,被重重收费的家长为了保住孩子的学位,可以说只能“认命”掏荷包,民办幼儿园在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享受了“自己话事”的极大“自由度”。

■编者按

  又到一年新生入园时,年轻父母们又开始为今年报什么兴趣班发愁了,“请问要不要为小孩选择黄金班呢?”网友茉莉莹的一份帖子引起妈妈网上的热议。黄金班,事实上是幼儿园在近年来兴起的一种高级“兴趣班”。一来是号称有六大板块促进幼儿智力发展,二来则是收费远远高于普通兴趣班,相当于普通兴趣班的2~3倍。一帖引发千层浪,网友“蕾蕾”认为,自己的小孩报了黄金班后,能认很多字,会玩很多游戏等;“冤冤妈妈”却很不认同,“黄金班是幼儿园用来创收的、小孩才几岁根本不适合学这些”。茉莉莹本来以为其他过来人可以对“黄金班”给予指引,但是却发现大家的说法莫衷一是。

读者投诉

2011年12月28日,教育部《关于规范幼儿园保育教育工作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的通知》下发,要求各地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幼儿园、学前班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严禁幼儿园提前教授小学教育内容。不得以举办兴趣班、特长班和实验班为名进行各种提前学习和强化训练活动,不得给幼儿布置家庭作业。在教育部通知下发后,各地先后转发,有的还专门出台了防“小学化”的地方性文件和规定。

  社会机构与幼儿园合办付费课程

新生要交15000元赞助费

从本周开始,《学前教育周刊》开设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系列报道栏目,分现状、讨论、分析、典型经验,对学前教育“小学化”问题进行报道和剖析,欢迎读者参与和关注。

  兴趣班,实际上是社会机构联合幼儿园开设的付费课程。教学内容围绕识字、英语、珠算、棋类、美术、音乐、跆拳道等主题授课。比较常见的形式,是幼儿园联合一些英语培训机构,邀请机构的老师来幼儿园上课。兴趣班课程费用不包含在每学年幼儿园的学杂费中,因此,家长都需要为兴趣班另外付费。

“新学年开学,就要被收15000元的课程费,太离谱了。”开学伊始,一读者向新快报(微博)记者报料称,“我女儿在荔港南湾幼儿园就读,今年新生入学要交15000元的赞助费,老生则要交8000元,校方称这是课程费,就连小区的业主也要交!此外每个学期还要另外收取1500元的教学成本费。”

■本报记者 刘华蓉 见习记者 何云

  “上世纪80年代的幼儿园从来都没有“兴趣班”这回事,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当知识性评价越来越受重视,民办幼儿园越来越多,家长的口袋越来越鼓后,兴趣班也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广州市幼儿教育教研会副会长、荔湾区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院裴光华说。上世纪80年代的幼儿园,或只是对幼儿尽到看管的基本责任,慢慢地,陆续成为教授一些基本知识的课堂,但是随着兴趣班的出现,原本在幼儿园里应该教的部分内容就被包装、拆分到特长兴趣班里边。

新快报记者随即到荔港南湾幼儿园了解。一家长向记者透露,之前,荔港南湾的业主在该幼儿园上学,一个学期只需交1000多元,非业主则需多交几百元的赞助费。但是,今年这家幼儿园刚刚换了园长。“新园长搞了一个黄金班,一个学期突然要多交7000多元,不是业主的要交12000元,还要额外交纳赞助费什么的。”

  紧喂不顾消化难 催苗哪管后来弱

  公办园开得较少民办园开得较多

另一家长反映,幼儿园收费分好几个种类,是不是荔港南湾的业主,户口在不在本地,都有区别。

——聚焦北京学前教育“小学化”的纷繁图景和现实困境

  记者随机调查的50所幼儿园当中,超过八成开设兴趣班。兴趣班以民办幼儿园为主,公办幼儿园开设得比较少。在越秀区东方红幼儿园,没有一个兴趣班,唯一一个“英语班”是家长委员会请来外教机构开设的。民办幼儿园当中兴趣班的数量为2到7个左右,基本上都是和培训机构合作。兴趣班收费500元~800元不等,费用按月或按学期收取。按照一年折算为10个月的话,要花自500元至4400元不等。兴趣班多是一周上1~2次课,大部分安排在下午4:30正常课程结束之后,也有不少渗入到日常的课程中。

园方说法

3篇拼音作业,练习写20组拼音、两篇汉字书写作业,练习12个汉字的笔画顺序……这是记者看到的北京某较有名气的民办幼儿园大班上周的作业。

  家长的兴趣班需求致“遍园开花”

收的是课程费不是赞助费

在教育部发出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通知近3个月之际,本报记者持续走访京城部分幼儿园,采访园长、教师、家长和有关人士,发现:学前教育“小学化”现象依然比较严重。

  兴趣班为何“遍园开花”?广州市幼儿教育教研会副会长郭老师认为,首先是家长的需求使然,一是希望小孩学多点东西,二是下班比较晚也可以托管孩子。在一些幼儿园的家长座谈会上,家长经常提出希望幼儿园开设兴趣班。在选园时,家长常常将有无兴趣班作为条件之一,因此,为了招揽生源,很多民园纷纷开设兴趣班。另外,幼儿园与小学衔接的矛盾也是因素之一。以认字班为例,小学面试时,通常要考认字、写字,一年级就要抄功课,若是没上认字兴趣班,小孩可能很难通过考试,家长由此忧心不已,只好选择兴趣班。

为何换个园长,费用就翻了几倍?对此,记者通过多方途径,终于找到了该园新园长黄笑梅。面对家长的质疑,黄园长则很坦然:“我们收的不是赞助费,而是高新技术教育与服务费。”

“想上哪所名小学就能给相应的培养。”

  典型个案

黄园长称,今年3月,黄金教育集团正式接管荔港南湾幼儿园,并开始试点推行集团自主研发的《黄金幼儿技术教育课程》。该课程一年学费为15000元,不过幼儿园对于新老生分别有优惠,“我们以教育奖学金的形式反馈给学生,新生入园有7折,交10500元,旧生则有50%的奖学金,一年交7500元。收费标准也是教育局和物价局批准过的”。

——某民办幼儿园的“针对性训练”

  黄金班教速算电脑数理逻辑思维

新生不交课程费不准入园

660.bet,“想上哪所小学?史家胡同小学,还是中关村一小?还是实验二小?”这是京城某民办园在招生中曾经询问过家长的话。这所硬件设施不错、收费不菲的幼儿园,一度以能对孩子开展针对性训练,提高进入北京名小学可能性为吸引家长的“卖点”。

  在兴趣班中,近年引入了一种金贵课程,也就是上文提到的“黄金××班”,如黄金成长班、黄金认字班等。

黄园长强调,学生是否参加黄金班都是自愿选择,学校并没有强迫。

尽管记者采访发现,相当多的北京名小学校长对上述做法表示反感,并否认和上述幼儿园有任何招生联系。但是这所幼儿园还是得到了不少家长的欢迎。在教育部禁令颁布之后,3月7日,北京市教委转发了教育部《关于规范幼儿园保育教育工作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的通知。本周,记者采访了解到,这所幼儿园的“针对性”训练:练写字、认字、算术、珠心算、背诵、学英语等活动至今并没有停止。

  在荔湾区50余所幼儿园中,包括小牛津、沙面实验、广钢、凤溪、五眼桥、芳村多宝等7所幼儿园均开设了“黄金××班”,种类不一,有黄金认(识)字、黄金思维、黄金阅读、黄金机能、黄金速算、黄金双语课程、黄金教育工程等班,这些都类似于兴趣班。费用自400元至900元一学期不等,费用是常见的兴趣班的两倍。另外还有一种日常课程性质、且价如其名的黄金成长班。另一种则是日常课程,如多宝(路)幼儿园的黄金成长班,其学费如“黄金”般贵,一年需要9000元。在越秀区的黄金实验幼儿园,费用则是一年1万元,下学期则提至一年1.3万元。

“新生就要求上这个黄金班,因为以后整个幼儿园都会是这种教学模式。但是旧生是可以选择的。”黄园长说,自3月份接手以来,集团已经是免费推行了半年的“黄金教学”,就是希望获得家长教育理念上的赞同。

而在另一所幼儿园,老师自信地告诉大班孩子家长: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达到小学三年级水平没问题。

  为何黄金班学费如此高昂?记者了解到黄金班多是幼儿园与一个黄金××机构合作开办的,分成“身体素质、语言素质、认知素质、个性素质、公民素质、艺术素质”等六大板块,共十二项课程活动(认字与阅读、英语口语、记忆与创新思维、速算与数理逻辑思维、电脑与科学素质、AQ、EQ与心理素质、社交能力与生活素质等),培养幼儿学习兴趣,培养思维、语言等多方面的能力。各路幼儿园多是提供场地,邀请机构老师入园辅导,并提供教材。因此,机构在费用上拥有绝对的“发言权”,幼儿园也是按照机构的价目表收费。

“实际上,效果也很不错。”黄园长说,园里一共五百多名学生。其中一百多名新生全部读黄金班。旧生也同样报名踊跃,只剩二十几个孩子最终没有选择“黄金班”。

与这种超前教育相对应的,是幼儿园孩子的作业:写字、认字、做数学题。教育部明确规定,(幼儿园)不得给幼儿布置家庭作业。但是,布置作业的现象依然比较普遍。一位幼儿园大班孩子的家长告诉记者:孩子每两三天一次作业,其中有的题目家长也看不明白是要干什么,不知道怎么做。这位看不明白题目要求的家长大学毕业,本身也是一位教育工作者。这种题目孩子能够做出来,据说正是因为有幼儿园开展的针对性训练。

  据多宝实验幼儿园的陈主任介绍,该园黄金成长班涉及六大领域,课程包括认字、阅读,电脑游戏及基本操作,还有健康、体育等,其实这与幼儿教育大纲要求的“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
术”五大领域相差并不是很大,但就是在此基础上增加其他的课程。陈主任举例说,都教“盆景教育”,普通幼儿园是根据同一个模板来教育小孩,告诉他们怎样再弄出一个已有的“盆景”,这个“盆景”可能很美很具观赏性,但却缺乏创新性和创造力。但是黄金班提倡的是“果树教育”,教育小孩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合的东西,就像培养果树一样,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该施肥,什么时候该剪枝等等。

“本来我们预计只能开4个黄金班,结果新学年开了20个,出乎意料。”黄园长说,这说明家长对他们的教育理念是接受的。

在家长看得见的作业背后,是幼儿园的一日活动安排。在不少幼儿园,认字、写字、计算进入了课程表,这种情况在中班和大班尤为普遍。个别幼儿园甚至以孩子能认多少字、能做多大范围的计算题为评价标准,“自觉”在这上面加大精力和投入。

  家长感受

据悉,没有参加“黄金班”的20多个孩子被单独编班,每天上普通课程。

教育部明确规定:(幼儿园)不得以举办兴趣班、特长班和实验班为名进行各种提前学习和强化训练活动。一位家长向记者提供了某民办园的课外班科目:英语、陶艺、围棋、科学实验、绘画、珠心算、感统训练……这些收费金额不一的兴趣班,从孩子放学后,5:30开始,6:30结束。记者问及这位家长是否知道有关禁令,家长表示不知道。

  有家长喊值,有家长被迫跟风

收费高是因为投入成本大

记者同时也发现,北京个别民办园,囿于师资水平,根本不知道如果不教小学的内容,一天之内还可以安排什么别的活动。

  女儿在多宝(路)幼儿园读小班的梁先生认为黄金成长班包含认字、英语、书画等课程,系统来说,学到的东西比其他幼儿园还要多。“这个黄金班是从玩中学,在玩中学到东西,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据他介绍,通过学习,他的女儿不仅认识很多字,还会进行简单的英语对话,“给了我不少的惊喜”。他认为,读这个幼儿园也觉得有点贵,但他认为值得。“花这么多钱,值还是不值,就要看家长自己怎么看了。”

什么课程一年要收15000元?对此,黄园长表示,“其实以前的课程也都有收费,每个月加起来也要1000多元,但我们的服务、教学内容、设备等都跟之前不一样。”

生源的压力,家长的认可,鼓吹能为上名小学作好准备、师资水平的局限……让民办幼儿园成为北京学前教育“小学化”的主要阵地。

  不过也有家长认为,黄金班其实就是小学化教育,没必要在孩子这么小的时候就强制性地灌输给他们,“这会给小孩增加压力的。”家长王女士说。此外,一些选择了黄金班的家长却有点付出与回报不对等的感觉,“花500来块钱读黄金认字班,一年下来,小孩就认识几个字。”刘女士说。更有一些家长是“逼上梁山”,担心小孩会让老师“另眼相看”或“特殊对待”,忧心小孩因“落单” 而自卑,“就算不情愿,可出于全局的考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跟风’报了黄金班。”小孩在幼儿园读中班的苏女士说。

她解释,为了这个课程,幼儿园原来的老师全部都到黄金教育集团培训过,除了原来的“两教一保”外,幼儿园又新配置了外籍教师、电脑老师、男体育老师和英语专科老师。“这些都是新投入,也是成本。”她强调,“黄金课程”不是兴趣班,而是全天教学项目,全面培养孩子的个性。集团属下已经开设了多个幼儿园,都是统一的收费标准。

“不教拼音?我们不同意!”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除了课程费外,该幼儿园的学生还必须缴纳保教费和伙食费。

——赶着公办幼儿园“小学化”的背后推手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保教费新生是620元/月,旧生有两种选择,一种是420元/月,一种是1500元/年。如果学生不是荔港南湾的业主,保教费必须交830元/月。”黄园长解释,保教费与之前相比有所提高,是因为原来的幼儿园属城启集团所有,无需缴租金。转交给他们之后,租金成本则有所增加,所以,收费才有所提高。

“不教拼音了,你们同意吗?”幼儿园园长问。

家长反馈

“不同意。”家长纷纷举手。

不按要求交钱学位可能没了

这是一个幼儿园家长会的现场。教育部禁令出台之后,该园召开家长会通报情况并征求意见,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拼音、识字等还要教。家长,成了这所幼儿园“小学化”的直接推手。

昨天送孩子入园的一位家长表示,自己的孩子是旧生,今年也交了课程费。“你不交,班上其他孩子都交了,孩子就要被编到其他班去。孩子的自尊心会受影响,会说为什么不能和原来的朋友在一起了。”

正是家长的要求,让幼儿园特别是公办园,陷入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困境:“小学化”,上级不许可,也不符合教育规律要求;不“小学化”,家长不答应,生源可能流失,幼儿园影响力可能降低……

还有家长直言,不交钱,学位可能就没有了,“孩子年龄都在这里了,交钱能有个学位,当然交钱啦。”

公办幼儿园的压力来自家长,家长的压力来自哪里?记者采访了教育学硕士毕业、现在国家部委工作的张先生,他的女儿在幼儿园学习之外,还报了英语、数学等课外培训班。针对记者的质疑,他无奈地说:教育规律我都懂,这样干不对我也懂,可是别的孩子都学,就我的孩子不学,她进不了好小学怎么办?进了小学学习跟不上怎么办?

民办园收费几乎自己“话事”

记者采访到的幼儿园园长和家长,不少将“小学化”的罪魁祸首归结为小学特别是名小学入学测试。记者对北京几所择校热门小学校长进行了采访,一位多年的老朋友校长坦诚地告诉记者:我们对片内的孩子,主要是谈谈话,根本就不考,无条件接收。现在外界传得比较玄乎的考试,主要是对非招生片内的择校生。“条子太多,各种来头的都有,我们得罪不起,也挡不住,学校又容量有限,不可能把择校的都招进来,考试就成了挡箭牌。”

物价局:定价备案即可 教育局:收费不归我管

看来,择校,成了小学校长背后的推手。均衡,成了解决“小学化”问题的根本途径。

民办幼儿园收费标准该由谁来监管?新快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广州市物价局和荔湾区教育局,却发现,两个主管部门对民办园的收费监管力度都不大。

一位要求记者匿名、从教多年的资深公办幼儿园园长告诉记者,家长的要求来自小学入学的竞争,也来自社会上各种早教机构的推波助澜。防“小学化”禁令单发给幼儿园是收不到很大效果的,就算幼儿园不教相应知识了,更多其他机构办的学前班涌现出来,比幼儿园教得更多,危害更大。

荔湾区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民办幼儿园的收费问题不属于教育局的管理范围,主要的管理还是由物价局进行。

记者发现,和这位园长有类似想法的园长不在少数。正是因为觉得责任在更广泛的群体身上,自己难以改变现实,使部分幼儿园失去了执行“禁令”的内驱力和动力。记者了解到,确实有幼儿园特别是不少公办园在收到防“小学化”通知后,对幼儿一日活动内容进行了调整,但教授拼音、数学还是某些幼儿园大班的重要内容,家庭作业也依然是常规。

而市物价局有关人士表示,按照规定,物价局价格管理处只管理公办幼儿园的收费项目,包括保教费、伙食费等。如果是家长可以自行选择交与不交的项目,就不管收费标准了。

而不少幼儿园在禁令之后,毫无动静。在北京某著名公办幼儿园网站上的“幼教法规”栏目,收集了国家和地方关于学前教育的法律和规定,但是,没有教育部关于防“小学化”的通知,也没有北京市的有关文件。记者在公办幼儿园采访时,有教师明确表示不知道有防“小学化”的通知,也不知道自己要防“小学化”。

由于民办幼儿园不属于政府定价项目,其收费标准归市场监管处管理,主要方式是由民办幼儿园自主定价,在市场处报备一下即可。

知易行难。“小学化”的推手到底在哪里?采访中,记者深切感受到幼儿园园长、小学校长不能承受之重的感慨,家长不得不为的无奈和愤懑。

物价局人士表示,前期由于公办幼儿园收费太低,不少拨款不足的幼儿园纷纷停办,一大批民办幼儿园由此产生。民办幼儿园的价格起初说不用物价部门管理,到而今,有部分园的价格出现失控的情况。

“禁令下了,我们的春天来了。”

据物价局有关人士透露,市物价部门今年下半年的工作计划之一就是清理幼儿园收费。

——以“小学化”为主要特色的学前班的“机会”

专家视角

“教育部的禁令一下,我们的春天来了。”一家早教机构的老板兴奋地告诉记者。记者认识的这位朋友从10年前开始举办早教机构,靠办学前班、幼儿课外班为主,如今已经身价不菲。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

“授课教师由北京市重点小学退休高级教师担任。”这则招生宣传内容从一个侧面揭示出:学前班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小学一年级班,其特色主要是“小学化”,幼儿们接受的实际上主要是小学教育内容。记者发现,学前班往往和小学课堂更类似,而和幼儿园大班有更多不同:比如课桌的高矮、摆放和一年级一样,学习的内容以教授小学知识如拼音、算术等为主。某学前班的课表是这样的:周一:数学、语文、手工、形体、英语、英语;周二:语文、音乐、经典诵读、科学、英语、儿童智能;周三:外教、英语、数学、数学、美术、轮滑,周四还有头脑奥数等课程。

尽快加大对民办园的公共投入

记者采访发现,学校办学前班的,以民办学校为主,也有个别公办学校通过不同形式涉足。比如北京市朝阳外国语学校的学前班,不仅有全日制的,还有周末制的,这里的学前班早就变相成为学校挑选生源的途径。朝阳外国语学校周六的学前班,只有3门课:语文、数学、外语。据学生家长介绍,上学前班后再参加考试,上这里的小学相对容易得多。

“本来教育部门就应该对这些民办幼儿园的收费有一个监督管理。”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针对民办幼儿园收费管理混乱的现象这样说。

巨人学校在北京有100多家分校,每个分校都几乎开设了“幼小衔接班”。开设的课程包括英语、数学、阅读等,桌椅的摆放和环境的布置、作息时间也与小学类似。一位工作人员很自豪地向记者介绍:学校中英文授课,孩子一年之后英语能达到剑桥一级水平,数学100以内的加减法不成问题,汉字识字量能达到800到1000个。这个分校预计今年秋季招收4个全日制班,距离9月份开学还有近半年的时间,已经招满两个班额。

他表示,民办幼儿园现在占了广州幼儿教育的半壁江山,在填补教育资源不足方面的确起了很好的作用。由于民办幼儿园没有公共投入的费用,要想生存,难免会出现乱收费。“如果教育部门和物价局都不管,那就只能寄望于幼儿园凭自己的良心来收费。”

号称更能让孩子进优质小学,是很多学前班招徕生源的主要法宝。在北京石油附小一带,有个校外机构举办的学前班,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举办者号称原来就是石油附小的老师,而且说上这个班能优先上石油附小。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一所举办学前班的机构去年告诉家长:能优先上某大学附小,一位家长因此把孩子从幼儿园转出,交了近2万元学费让儿子上学前班。

韩志鹏建议,想要这些民办幼儿园在课程收费上少出一些花样,减轻家长的负担,还是要从财政上面抓起,“其实每年从公办幼儿园的大笔财政支出中,拨出一部分给民办幼儿园,就能够减轻许多民办幼儿园的财政负担,让他们在收费上少一些名目”。

就此事,记者先后采访了北京石油附小肖英校长和另一位校长,两位校长不仅对幼儿教育“小学化”不赞成,也肯定地表示:没有和任何学前班达成招生协议,更不会给校外学前班招生优惠。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

擅长“小学化”的学前班之外,是更多举办各种幼小衔接班的课外机构,这些机构举办的英语班、数学班……名目更多。保持利润和营收的动力,让这些机构只关注孩子学会了知识,能够在考试中获胜,而忽视过早的知识教育是否有利于孩子终身发展。

公办园少造成民办园收费乱象

一方面,是教育行政部门在高举防“小学化”大旗,是公办幼儿园在极力脱困,试图回归幼儿教育的本原。另一方面,是越来越红火的早教机构和学前班在大肆招兵买马,鼓吹能让孩子“赢在起点,胜在终点”。这就是记者采访感受到的北京防“小学化”图景。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表示,民办园收费要从两方面来看,“首先是收费有没有必要,合不合理。如果是直接有关教学的收费,也在物价局备了案的,那就可以收。其次是该不该收。课程属于推荐课程的,幼儿园不能够强迫每一个入园的学生都必须缴纳这么昂贵的课程费。幼儿园强迫性收费是属于违规做法,这些课程要不要学,应由家长来决定。总之,该交的交,不必要的就自愿”。

在这片纷繁的图景背后,记者一位从事风投的海归朋友,正囤积数亿资本,准备投资给专办学前班和课外辅导班的早教机构。(记者
刘华蓉 见习记者 何云)

彭澎表示,现在广州的公办幼儿园还不到总体比例的20%,这是造成部分幼儿园乱收费的一个重要原因。“据我了解,幼儿园的收费都是必须报物价局或者教育局备案的,当然有个别会出现瞒报的情况。民办幼儿园的课程相对比较形式多样,收费会高一点。”

分享到:

城区硬件较好的民办幼儿园基本月收费1500-2000元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